辉树

吃 茹盖 高武 七狮 艾空 oj 胜出 鬼白 狗崽 天加 映an 帕梦,等一系列,cp可逆不可拆

【七狮】拥抱

*七狮属于你们   ooc属于我
*糖   不和逻辑求放过
*好像没什么了   大概

茫茫大海上飘荡着一只小船,宛如迷失方向的幼鸟。
凤源猛的坐了起来,他做了一个噩梦,一个mac队全灭的梦。不,这不是梦,这只是过去罢了,凤源露出一个苦笑。
他快要忘记队长的模样,mac队全灭后他只能独自收集数据保护地球,但那充其量也只是不让外星人侵略地球罢了,那工作量大到他根本没有时间回忆。他也不想回忆,因为那只能带来痛苦。
现在凤源想记起诸星团的外貌,但又想不起来,时间会讲一切带走,除了回忆。他是不会忘记的,他又怎能忘记,他与队长初次见面所说的话,队长为了他能自保进而保护地球而对他做的特训,不会忘记队长在他痛苦是对他的关心,虽然很难察觉。不会忘记那在夕阳下的告白,与那时的拥抱,那温暖极了。
凤源去往了光之国,这不仅仅是他想去看望阿斯特拉,更因为他是想看看队长的故乡,看看培养出那个奥的地方,然后带着回忆流浪。
他看到了赛文,然后一脸平静的转身离开,他的外表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已经炸开了锅。他在思考他最近是不是太过于思念队长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又或者是马格马星人伪装成了队长,不,马格马星人没有在奥特兄弟中伪装成他们的胆子。
赛文追上了他,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刚先和他说话却被雷欧本能的来了一个过肩摔。他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属于那个奥的温暖霸道的气息,那个气息是不会骗人的,他是队长,队长没有死,这个念想在雷欧的脑子里爆炸开来,他愣住了。
赛文抱住了雷欧,这个拥抱宛如太阳般温暖。
欢迎回家,雷欧。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之前我为什么要写刀,今天看了个茹盖的刀抹糖,要哭,对不起,看来那两片刀的天使,对不起

【茹盖】共眠

好吧,随便想了个题材就写了,原本想写高武但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不知道大天使会看见吗?
阿古茹视角

你我本生同源
元素相近    却有所不同

何为共生    何为永生

想要共立     想要自由

心悦于你     深藏心底
敞开怀抱     拥抱于你
就像初生开始

身体损坏     挽救不能
无法共生     但求共眠

【高武】我想要的你

诗歌看多了orz,然后也是脑洞来了
高斯视角

我想要的你
我想要的你作何模样
想你温润如风
想你恬静似水
想你我自由翱翔在宇宙之中

你活在地球与朱兰
我活在宇宙
我们相差几万光年
然 心同在

我想让你幸福
我想与你共度这剩余时光
我想要你

祝我结业六科全过吧!全过爆肝两周,更完利多利阿斯或5个短篇(可定cp,限奥圈),立flag。祝我好运吧!过不了不让报考大学啊!啊啊啊啊!

本周停更

这周六周日要结业考试,没时间写了,下周补回来。要是结业考试不合格就报考不了大学,祝我好运,史地政还没背好啊!求天使不要打

送给是大义的情书

第一次写情书,不知道用什么文体,所以写了两个小段篇  @是大义

一见如斯
二见如故
三见知心畅谈
你我相遇像命中注定     却又如此平常

我不知你想法如何
只知你一句话     便能使我心潮澎湃
你是我的北极星
在我彷徨无助时指引我方向

我想与你彻夜长谈
无视时间阻拦
我想与你分享心爱之事
跨过屏幕栏杆
我想告知世人     你是我的天使
仅此一个     独一无二

我想今后有你     不会孤单
无论如何     现在在此也无比真实

我喜欢你
这是我此刻最真实的心情
——————————————————————————————
你曾称呼我为太太,我认为我配不上这个称号。如果是你我之间,你才更配的上这个称呼,我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利多利阿斯文下,你因为它是难道的高武粮而发了评论。也许这在你眼中不算什么,但就是它将我从失落的泥沼中拉了出来。
你是我那唯一的光,也许以后不在是唯一(这么说感觉自己好自大〃∀〃),但也无疑是最闪亮的。
我很喜欢你,是一种不知道怎么述说的喜欢。我只知道我写文的话,你会很开心,所以我不会放弃。
以后也请多关照,大天使。

【高武】一只伊弗的自述

给大天使的惊喜,虽然晚了57分钟。可能写的不好,请见谅 @是大义

作为一只完全生命体,我要做些什么呢?被伤害,使用能力,伤口痊愈,然后我的能力就增强了,身体外形也会发生进化。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了,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一个球体,没有生命痕迹。在受到第一次攻击后才会有自己的思想。因为所受攻击不同,每只伊弗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面貌。
我是在一颗原始星球长大的,那颗星球上有很多野兽形态的怪兽,刚开始他们以为我是食物,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了。因为我开始以他们攻击我的方式来攻击他们,我们彼此伤害,很快我就成为了完全体。但是他们的恢复能力不及我,所以他们全死了。
我不想受伤,尽管那会增强我的实力,受伤好疼,尽管那只有一瞬,无数个一瞬相加那就是永恒,我不想永远疼下去。
我找到了一只尤尼金,我想让他实现我的愿望,不想受伤。他没有理我,只是一直飞行,我跟在他的身后想让他同意。我看到一些光粒子从他的翅膀后飞出,那些光粒子包围了我,我想要逃脱却没有成功。好疼,这是我在昏迷直前唯一能想到的。
好温暖,我睁开双眼,看到了一位以蓝色为底上附银色花纹的奥特曼。他在为我疗伤,就算我长得如此丑陋,我感觉我有点不一样了,不止是外表变白,鳞角变圆润了,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温柔的变化。我没有比现在还要安定,还想要寻找归处的时候了。他好像很惊讶,大概是惊讶我突然从一只黑漆漆的怪兽变得如此之白吧!
他带我去往了一个星球,那里很绿,没有战争。有一个人类站在一栋高楼上向他挥手,那个人类好像完全不惊讶我的到来,为什么呢?难道是我现在看起来毫无威胁吗?
他变小了,变得与那位人类一样大,他们互相拥抱并亲吻对方。
我在这里居住了下来,按照其他怪兽所说,那位奥特曼叫高斯,那位人类是他的伴侣叫做武藏。他们原先是一心同体的存在,不知为何发展成了伴侣。
武藏找到了我,想让我帮他孵一个怪兽蛋,因为我是一只恒温长毛的看起来最温柔的怪兽。我答应了,我每天用心照料那颗蛋,只想让他早日出生。我能感觉到那颗蛋上有和武藏一样的属于光明的气息,他和武藏同出本源。
在这期间,我每天的日常就是孵蛋,看武藏和高斯秀恩爱。他们每天都会拥抱,甚至我每次看到他们他们都是牵着手的。
从那之后已经过了十二年,武藏还是原先那副模样,他甚至更加喜爱怪兽常常引得高斯吃醋,每当这时武藏总会过度劳累然后在房间休息一天。
他孵了出来,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看见的第一个人不是我,而是武藏,他是一只利多利阿斯,但是他与其他的利多利阿斯不同,至少其他的利多利阿斯身上是没有这么浓重的光明气息的。无论如何我还是特别喜欢他,武藏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事情,他的表情十分惊讶又有一丝庆幸。高斯还对武藏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他履行了他的诺言,他回来了。”
无论怎样,我在这十二年中没有受过一次伤,我的愿望实现了,现在我就想与高斯武藏他们一直安稳的生活下去。

一只黑化的尤尼金自述

这是原本想写自戏,然后自述写多了,写着写着自戏变成了自述的结果。得,怎么写自戏来着orz


他好美,仅仅只是一眼就让我迷上了他,我好想待在他身边,一直一直,直到他死亡。可是我不能,因为自身的特性注定了我只能一直在各个时空旅行下去,只要在一个地方超过几秒,就会把周围的事物带入时空裂缝,从此消失不见。好痛苦,明明没有受伤却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为什么我不能待在他的身边,为什么?彷徨之中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他说“既然你不能存在与这里,那为什么不把他带走,让他来温暖你以后的生活”,我照着他说的办了。我出现在他的面前妄图带走他,他很害怕,害怕的哭了并且咒骂我。我没有理会,我抓走了他并且去往了下一个时空。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死了,死于我的手中,我忘记了,忘记人类是如何脆弱,他根本就承受不住空间裂缝的撕扯。我好傻,好傻,我明白了那个声音之不过是我的心声,是处于我心灵黑暗处的声音。我失败了,败于我黑暗的心。我要找到我的归身之处,我要待在那里迎接我的死亡,无论那是否会给他人带来伤害。

【高武】一只利多利阿斯的自述(2)

好多私设,已经埋了一些伏笔请注意,跪求小天使评论
留长评要是不嫌弃我想看什么我写

一种奇怪的波动,它将我带入了梦的世界。很怪对不对?但是我就是知道我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会会出现这么奇怪的景象呢?我见道了刚出生的我,以及高斯和武藏,他们围绕着我温柔的与我说话,并且拿出柔软干燥的毛巾替我擦洗身上的蛋液,我也向他们鸣叫,我听清楚了,那是“爸爸,妈妈”。
说实话,自从武藏与高斯合体之后,我就能明显的感觉道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波动,因为这种波动我十分在意武藏,我开始处处观察起他。他很善良也很有能力,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不想让他受伤,不论是心灵还是身体。他就像一颗纯白的水晶,完美无瑕的照射出周围人的心理,如同现在一般。在这惊悚的日常中,我看到了武藏与高斯之间不同寻常的举动,搂腰、摸头、亲吻,并且若无其事就像早已习惯一般。虽然很温馨,但这种不符实际的存在果然是梦啊!
不知不觉间场景变换,武藏好像是以旁观者的姿态观察另一个人的梦境,就像我一般,“武藏你是不是傻!”我顿时冒充一股心火,“这里是梦境,就算是高斯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你竟然如此胆大”。本以为这也是梦境,没想到武藏竟然转了过来,'你是上次在镝矢岛的怪兽!',我听到他发出这样的诧异。我回答到'是',“可是.....”没等他说完我就站到了他的身前。
“出来吧,因丘拉斯。”我不知不觉说了这句话,语音刚落,一个羊头的怪兽就出现在我面前。“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因丘拉斯这么说,我嘴角泛起一个奇怪的笑容“毕竟你我,毕竟....毕竟什么呢?我忘了。”果不其然他生气了,并且想吞噬掉我。这种梦境类的怪兽,不是想把人类困在他的世界中给他生存粮食,就是吞噬人类的噩梦以此为食。这么想着我又想起了刚刚看到的梦境,果然是冲击太大了吗?显然易见他是第一种,我在给武藏拖延时间,我想看他是会留在这里和高斯并肩作战还是会走,我将选择权交给了他。
他选择战斗,并且胜利了,虽然战斗的过程艰辛但是始终没有伤到在旁的人类与我。他很强大至少是心灵上,而且他以后还会越来越强大,但是不会是身体,因为无论他怎么改变他还是人类,在我们眼里实力如同蝼蚁的。所以我还是担心他会受伤,就算高斯在一只保护他,无论是谁都会有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像....就像.....就像什么一般呢?为什么想不起来!
在一阵头疼中我醒了过来,那些梦...不,重要的是那件事,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小利好像早就醒了,他给我留了信息说去外面的巢了。我走了出去,抬头便看到泰克雷霆4号飞向镝矢岛,我大概知道他是来问我和小利的情况,毕竟我刚刚还在梦之世界与他见面,并且谈话。我飞向了小利的巢穴,不再管他。
武藏登上管理员的电脑,想要寻找利多利阿斯的资料,电脑显示的结果是镝矢岛上只有一只利多利阿斯,'难道他是野生的利多利阿斯只是在上次防护网坏掉的时候混进来的吗?'武藏不禁自问到。询问管理员,管理员也是说只有一只利多利阿斯,不过在利多利阿斯的巢穴中却有两只怪兽生活过的痕迹,现在我们正在寻找他,给他完成登记。管理员的话成功的安抚到了武藏。
在回到基地的路程里,高斯与我进行了精神谈话,他希望我能够不伤害人类,并且在最后的战争中帮助武藏。我没有进行回答,因为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在不在地球,我想知道我忘记了什么,就算我有点喜欢他们喜欢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感情,但那阻拦不了我,即使我十分不舍。然而,谁知道以后呢?

【高武】一只尤尼金的自述(番外)

感觉脑子混乱,写的不好,抱歉

今天去往的是高斯奥特曼的世界,那位被称为'慈爱的勇者'的世界。路过东京上空时我看到了他,他的身体修长全体色调为蓝并布有银色花纹。他在于一个病毒的聚集体战斗,然后他失败了。说实话作为一只神话中的幻兽我是没有什么战斗能力的,我所具备的就是与生俱来的穿越时空的能力,以及以十二年为周期实现一个人的愿望。就是因为这种能力,我被其他的怪兽与宇宙人窥伺但是他们都抓不到我。看来他也不过如此,他向我飞来并散布出一片光辉。然而他的目的不是单纯的抓住我,我飞走了。
我很担心武藏却又畏惧那种卡欧斯的力量,所以我就化为光粒子在东京徘徊。武藏是我一位好友特别看重的人类,甚至为了他的幸福在未来都.....,我只是好奇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们说高斯在我离开之后死了,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武藏还活着他手中的辉石还存在。出乎意料的是,武藏竟然想感化卡欧斯这个被造物,他太过于天真了。他现在没有高斯的力量,只是一个空有梦想的笨蛋人类。但,也只有这样的人类才会引发奇迹吧!高斯被武藏的心唤醒,然他却想消灭卡欧斯,高斯大概是认为他是不能与其他怪兽一同生存。
高斯的能量马上就要耗尽了,武藏却与辉石发生了共鸣,为高斯提供了能量。和武藏合体的高斯明白了武藏想要拯救卡欧斯的心,我能清楚的听到利多利阿斯他们的声音,他们想要与卡欧斯一同生存下去。他们成功了,但是高斯也即将离开,好友曾经告诉我高斯与武藏有一段不平凡的感情,他希望我能帮助他们。我原先不知道这种感情有什么可以帮助的,现在我知道了,他们有自己的责任而且他们的寿命各不相同。我只能在下次遇见武藏之际让他与高斯见面,让他们有个一起翱翔的契约。
我的好友死了,这回是彻底无影无踪了,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帮助他们,明明这与他毫不相关。也许他是太累了,我也累了,我真想停留在朱兰,看着被好友祝福的他们幸福生活,然并不可能实现,因为我是旅行在各个时空的尤尼金。